10月28日是7歲小女孩吳秋霞因燒傷第6次進行手術,也是養母李麗君第二次為了救女而割皮。
  8月22日,父母外出上班,家中插座著火將床引燃,霞霞被嚴重燒傷。治療不僅需要數十萬元,而且大面積燒傷需要植皮,作為養父母,在武漢務工的吳小國和李麗君堅持救女,養母李麗君更是兩次割皮救女。
  京華時報記者王梅王苡萱發自武漢
  厄運
  床被引燃7歲養女燒成重傷
  吳小國是武漢北部黃陂王家河鎮人,2006年至今,吳小國夫婦一直在武漢打工,吳小國在青山紅鋼城車站路一家酒店打雜,妻子李麗君在供電所食堂做飯。夫妻倆、女兒以及75歲的老母親住在吳小國上班酒店附近的一處狹窄的出租屋內。兩人月收入加一起只有3000元左右,在中部地區較為發達的武漢,這僅夠一家四口維持生計。
  8月22日,一場大火徹底改變了這家人的命運。
  這天一大早,吳小國夫婦外出上班,霞霞還在睡夢中。突然,插座冒起的火花將床引燃,霞霞從夢中驚醒,拼命撲打身邊的大火,大聲哭喊起來。在廚房做飯的奶奶聽到哭喊,趕緊跑來撲火,等腿腳不便的奶奶將火撲滅時,霞霞全身已被燒傷。
  在鄰居的幫助下,霞霞被送到醫院,由於傷勢嚴重,醫院不敢接收,霞霞被轉到了武漢市第三醫院。經醫生診斷,霞霞全身燒傷面積達70%,為深二、三度燒傷,“這屬於特種燒傷,對於孩子來說這70%等於成人的90%燒傷”,武漢市第三醫院燒傷研究所所長謝衛國稱。
  痛心
  為了植皮養父跪尋女兒生母
  “家裡人就說出了事,我以為孩子被車撞了或是別的,沒想到會是這樣。”吳小國夫婦趕到醫院時,女兒已經轉到了重症監護室。隔著監護室的玻璃,夫婦倆看到被燒成黑炭的女兒,頓時癱坐在地上。
  當晚,吳小國就曾接到醫院發的病危通知書,“醫生說脾臟燒壞了,可能救不了了,讓我做好心理準備,我只能哭著求醫生,一定要救我的娃”。
  “由於燒傷面積太大,孩子需要進行異體皮移植,有血緣關係的皮膚移植效果會好很多。”醫生告訴吳小國這個消息後,吳小國徹夜未眠,“孩子並非親生,這件事除了家裡大人之外,連孩子自己都不知道,這一切可能瞞不住了”。先前經歷4次手術,霞霞一直移植的都是自己頭部的皮膚,但這些皮膚遠不夠用。
  9月15日,在幾經考慮與輾轉打聽後,吳小國懇求當初抱孩子過來的老鄉,帶他尋找霞霞的親生父母。“當時孩子抱來時身上有張字條,上面有個名字。我挨家挨戶地問。”時隔已久、線索單一讓這一場尋親之路走得不易。
  看到一堆人聚集,對著他指指點點,其中一名男子神態緊張,吳小國覺得找到了希望,他上前撲通跪倒在這名男子面前,“我終於找到你了,孩子等著你救命,你幫我們救救她,怎麼都行啊”!吳小國的努力沒有白費,男子並非霞霞親生父親,但認識霞霞親生母親鄧秋麗(化名)一家。
  救贖
  深感愧疚生母當即同意捐皮
  鄧秋麗曾無數次想象,多年後和女兒相見的場景,有時候是長大的女兒流著淚衝進自己懷裡,有時是女兒仇恨的眼神,但她“怎麼也沒有想到,會在這樣的情形下與女兒重逢”。
  2006年10月21日凌晨,鄧秋麗在家產下了三女兒霞霞,丈夫廖俊(化名)親手剪斷了臍帶。當天下午,鄧秋麗一語不發,將孩子遞給丈夫,“我沒多看一眼,怕自己最後狠不下心”。
  廖俊將孩子交給“中間人”後,回到家中痛哭。“要不我們把孩子抱回來吧?”鄧秋麗說。
  鄧秋麗說,那是她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。家庭經濟條件不佳,加上婚姻問題,她曾多次自殺均未果,之後一直買醉度日。因此,她在霞霞出生前,早早就決定給尋一個好人家。
  “老吳人不錯,我們經常打聽,知道他們兩口子把孩子帶得很好。”
  9月15日,吳小國找到霞霞生母的當晚,鄧秋麗和大女兒趕到醫院,看到7年不見的親生女兒,被燒焦了,“小小的、孤獨地躺在重症監護室”,鄧秋麗號啕大哭。
  “他們說對不起我,沒把孩子照顧好。”鄧秋麗回憶吳小國當時對自己的歉意,“我有什麼資格,他們一直把孩子帶得很好,誰也料不到意外的發生。”
  提及捐皮,鄧秋麗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,“都是我不好,是我欠她的,別說捐皮,捐什麼我都捐”,鄧秋麗覺得自己無論做什麼也彌補不了女兒。
  母愛
  生母患病養母兩次割皮救女
  由於鄧秋麗和丈夫廖俊都患有傳染病,不符合捐皮條件,醫生最終確定李麗君為捐獻的第一人選。
  10月17日早上,李麗君剃去了一頭烏黑的長髮,捐出了約600平方釐米皮膚。10月23日早上,李麗君的頭部還纏著紗布,“好看不好看沒什麼,就是有點涼”,李麗君害羞地笑了笑。
  在病床前,李麗君被女兒呼來喚去,一會兒要給長新肉的女兒撓癢,一會兒要協助護士做康復治療,忙活了半天。下午1點左右,李麗君才在病房外的一張病床上,蜷縮躺下休息。“她也是才剛做手術不到一周的病人,可是沒辦法,孩子離不開她,她不能走遠。”
  李麗君所做的一切全看在鄧秋麗眼裡,“她是一個好媽媽,對孩子的關愛全在行動上”。目前,霞霞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她只是知道她身邊多了一個關心自己的“遠房姨媽”。
  10月28日,李麗君再次為女兒捐頭皮,“能為她做一點,我心裡稍微舒服一些”。
  願女兒恢復如初
  霞霞在新溝橋小學讀書,成績優秀,尤其數學方面很有天賦。如果不發生意外,霞霞現在應該在上小學二年級。吳小國覺得,不發生這場意外,他們夫妻倆會將霞霞的身世隱藏一輩子。
  女兒剛上小學時,吳小國便給女兒買了上大學的基金,他希望女兒能上所好大學,找份好工作,“等到兩口子老了,霞霞可以陪著我們說說話”。
  而如今,吳小國最大的願望是,希望有好心人能夠捐款幫助孩子治療,“不算後期康復、整容的費用,醫生說前期治療可能要花50萬”。幾次手術,夫妻已花光積蓄,欠下幾萬債務。吳小國希望女兒可以得到好的治療,通過康復整容能和原來一樣漂亮,拿著女兒先前的照片,吳小國又一次流下淚,“多麼漂亮、健康的娃,以後怎麼辦”。  (原標題:養母兩次割皮救女)
創作者介紹

粉刷

he21hevf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